“工作”越来越是一个关于“个人生产力”的词——WORK IS PERSONAL (未来工作系列文章)

“你再也雇不到优秀的人才,除非你跟他合作”——这句话说的正是事实。

阿里腾讯百度美团纷纷将内部产品推向外部市场,看看哪些产品你还不知道
如果你在关注自由职业/零工经济,那需要关注一下Fiverr这家公司
支付宝推出文档协作工具语雀

这里的“个人生产力”有两层意思,一层意思是泛指由人类产生的生产力,第二层意思是指人类单个个体所带来的生产力。

“工作”越来越是一个关于“个人生产力”的词——WORK IS PERSONAL (未来工作系列文章)插图

第四次工业革命已经在很多方面改变了我们的经济体系。首先,数字化、互联化、集成化、虚拟化以及循环共享经济,已经让物理意义上的世界扁平化。制造业变革也在发生,正日益自动化、本土化和个性化。在这种背景下,传统供应链已经过时,竞争力越来越不靠压低成本,而是靠功能性和创新力。规模经济很快将失去其曾拥有过的优势,人才将取代传统资本,成为最宝贵的资源。

与此同时,由人工智能驱动的自动化的广泛应用,将改变就业和收入模式。自动驾驶汽车,机器人助手等这类技术正在迅速进入日常生活,技术正在以指数级的速度发展,从根本上改变消费者的生活和企业的运营。一个新的数字生态系统正在生成。这个生态系统由巧妙的产品拼凑而成,无缝地为我们的生活提供新产品和服务,同时产生了我们前所未见的数据量。

麦肯锡在其2017年的报告(《A future that works: automation, employment and productivity》) 中指出,人们在全球经济中49%的商业付费行为都有可能通过应用现有技术而实现自动化。(请注意,他们引用的是当前演示的技术,而不是未来的技术。目前已展示技术。)工作的本质正在发生变化,我们目前所做的任何结构化,可重复或可预测的事情都将自动化。

麦肯锡(《A future that works: automation, employment and productivity》)

另据据估计,到2030年,机器人和自动化将夺走8亿多个工作岗位。新技术也将大大重塑工作世界的日常工作。

在这些变化面前员工是担心还是欢迎? 企业云端通讯公司Fuze曾在2018年发布了一本名为《Workforce Futures》(未来劳动者)的白皮书。其中谈到自动化,我们看到,调查数据表明这种感觉基本上是积极的。

  • 58%工人们认为自动化将使他们获得更多有趣的工作
  • 65%工人欢迎自动化将他们从手动,重复的任务中解放出来
  • 66%工人们并不担心自动化对他们工作的影响
  • 63%工人们并不担心自动化将伤害他们的业务

简单想一想,在过去,很多人不得不从事那些无聊、易错但有不得不做的事情,而在现在和未来,自动化将简化和替换的这些人类工作者不喜欢或做起来效果不是最优的事务。

“工作”越来越是一个关于“个人生产力”的词——WORK IS PERSONAL (未来工作系列文章)插图(1)
(《Workforce Futures》)

机器主导的技术浪潮可以让人类专注于“3C”(Creation创造力,Collaboration协作,和Communication沟通)等这类事务,这些将成为未来工作的核心。在创新型生态系统中,工作机会将越来越与自我创造力挂钩,创造性劳动、风险投资和先发优势将决定收入,而非传统劳动。同时,自动化也将进一步提升人类个体的生产力。

换句话说,以前的一些“工作”依然存在,但那些事务正在逐步淡出“工作”的概念范畴,一些新的事务得以纳入进来。因为任何结构化的、可重复的、可预测都可以自动化,这些都可以统称为“旧工作”,而我们的未来在于“新工作”,需要发挥我们作为人类所特有的技能,比如思考、想象力、创造、同理心、直觉、创新、协作等等。

再过几年,当人们在街角遇见,再聊起自己的新“工作”时,可能都不会再提及以前的那些“活儿”了。

“工作”越来越是一个关于“个人生产力”的词——WORK IS PERSONAL (未来工作系列文章)插图(2)

以来自瑞典的数字游牧工作者Johannes Larsson为例,他今年不到30岁,经营着一个金融服务的比较网站。每年一边环游世界,一边赢得超过40万美元的被动收入。

他开创的公司的收入都来自联盟营销。简单说一下其中的原理——他们从每次访客购买东西时使用的银行和其他金融公司获得付款佣金。而且,他们与银行和金融公司建立的联盟交易是自动化的,不需要人工干预。只要他们的网站运行着,网站的访问者就可以使用它来比较服务,而就意味着Johannes Larsson和他的团队(目前由21人组成,在16个国家开展业务)会不断获得收入。

这种工作搁在以前是不可思议的。

事实上,个人生产力的迅猛提升正在改变工作中的传统关系(生产关系)。

表面上看来,企业员工开始拥有极大的自由来选择与谁工作,参与什么项目,在哪里工作,以及何时工作,但在本质上,我们可以看到的是,传统的雇佣制正在慢慢转变成合作式。

“你再也雇不到优秀的人才,除非你跟他合作”——这句话说的正是事实。

那么,雇佣与合作两种生产关系下最大的区别是什么?利润的分配。在资本处于强势的时期,由资本产生的大部分利润必然归资本方,然而,当人才成为关键的资源后,它的稀缺性会推动其价格的上涨,利润分配的天平也将从资本方往人才方倾斜,直到在数字游牧整个生态环境中,找到一个新的平衡点。

说起来,虽然说这种工作状态近年才慢慢实现,但其实早在上个世纪中期,就曾经有一位艺术家设想过类似的情景。

Constant Nieuwenhuys(1920)是一位荷兰艺术家,他于1957年共同创立了一个名为情境主义( Situationism ),短暂的艺术运动。虽然当时并没有火起来,但是今天看来,还是很有意思。

“工作”越来越是一个关于“个人生产力”的词——WORK IS PERSONAL (未来工作系列文章)插图(3)

1956年, Constant Nieuwenhuys开始为未来社会制定一个富有远见的建筑方案。方案中设想了一个完全自动化的社会,在这个社会中,工作被一种创造性游戏的游牧生活所取代。那个时候,Constant就开始认为传统艺术会被集体创造力所取代。今天的我们,尤其数字游牧一族,的确已经在在互联网上、在全球各地集体创作(和分享)。

所以,从某种意义上,我们可以说,经过了几十年后,我们终于达到了Constant Nieuwenhuys所描述的那种“情境主义”。

0

COMMENTS

WORDPRESS: 0
DISQUS: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