愤青是怎样炼成的

愤青是怎样炼成的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计算广告(ID:Comp_Ad),作者: 北冥乘海生,题图来自:电影《整蛊专家》 前些日子,李某事件霸屏达数周之久。我在几个群里潜水良久,在大家面红耳赤的争论中观察到:无论是挺华派还是挺李派,论据多是假说与臆想,却都坚称自己的观点不容置喙,甚至演变成谩骂、退群或绝

关注新型肺炎“概念股”的估值偏差
新iPhoneSE云体验 苹果都杀到三千元档了!
任正非:没去搬砖挖沟,喊什么“吃大苦、耐大劳”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计算广告(ID:Comp_Ad),作者: 北冥乘海生,题图来自:电影《整蛊专家》

前些日子,李某事件霸屏达数周之久。我在几个群里潜水良久,在大家面红耳赤的争论中观察到:无论是挺华派还是挺李派,论据多是假说与臆想,却都坚称自己的观点不容置喙,甚至演变成谩骂、退群或绝交,就像一场全民抄起板砖上街乱砍的行为艺术。

看了看每人的身份标签,我才发现端倪:打工者认为企业动用司法杀一儆百,下手有点太过;创业者和老板认为李某居心叵测,企业是以法自卫。就我的统计来看,这般分野几乎是泾渭分明。

屁股决定脑袋,这并不意外。只是,因为身外之事纷纷对灯发誓,与异见者不共戴天,这样的“愤青”表现,究竟是幼稚莽撞,还是有更深层的原因呢?今天,我们就从博弈的角度分析一下。

面对屁股不同带来的利益分歧,个人该持何态度,有如下两种认识。

思想品德老师说,社会是一艘齐心协力划向彼岸的大船,每人的目标都与航向协调一致,破坏了航向,也就损害了自己的利益。所以,你要把无私的爱奉献给全人类。

经济学家则说,社会是理性人组成的,每个人都在最大化自己的利益。而整体的利益,则是靠看不见的手达到的均衡。因此,斗争和利己才是根本,好的社会结果,是利己的结果恰好能利众罢了。

谁的认识和策略合理呢?我们考虑此问题的简化版本:假设社会状态完全由“左、右”这个指标来描述,极左为-1,极右为1。而每个人的利益,都有其屁股x。大家投票的均值,将决定实际社会政策的左右选择。

愤青是怎样炼成的插图

进一步简化,假设此社会中只有A和B两人,屁股分别在-0.5和0.5处,投票前民调的均值是0。于是,每人有三种投票策略可选:

  • 甲、认可社会的公序良俗,投票时填0;

  • 乙、坚持自己的屁股不动,即对A来说,投票时填-0.5,对B来说,投票时填0.5;

  • 丙、表现得比屁股更极端,即对A来说,投票时填-1,对B来说,投票时填1; 

我们以投票结果与某人屁股的距离作为其损失,那么此博弈的策略表如下:

愤青是怎样炼成的插图(1)

复盘史上最难波音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棱镜,作者:罗松松,《复盘史上最难波音:恐将拉低0.6%的美国GDP增速|棱镜》,题图来自:Photo by Ethan McArthur on Unsplash耗时30年才从实习生熬成波音掌门人的丹尼斯·米伦伯格,一夜之间被炒了鱿鱼。波音在声明中称。波音起初并不认可这种猜测。被FAA局长公开斥责在复飞时间问题上,波音和FAA这对曾经亲密无间的伙伴难以达成一致,而且嫌隙越来越大。波音公司,空难,波音,波音系列飞机,faa,中国航空,空客,美国公司

湾区盒子BAYBOX——关注全球科技创新,助力中国湾区发展

结果一目了然:对A来说,不论B采取什么策略,自己选择丙策略都是最好的,对B也一样!说句文言,丙策略是有严格优势的。也就是说,只有嘴巴比屁股表现得更极端,才能在这样的社会博弈中争取到最大的利益!这也就是愤青产生的本质原因。

有人说,这一定是体制出了问题!有没有更合理的规则呢?有。对此问题而言,“中值规则”比上面的“均值规则”更能引导人们真诚表达。中值规则,指的是以所有投票者的中位数作为社会选择。容易验证,在此下,乙策略会变成最优。

显然,不管哪种规则下,从多数人利益出发决定自己的态度,都是幼稚而迂腐的。

实际社会对舆论的反应,更接近于哪种规则呢?从观察来看,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说明社会对不同声量的舆论关注是不同的;从结果来看,很多人的态度确实都表现得像丙策略一样极端。这大概可以说明,社会的舆论反馈更接近于均值而非中值规则。

于是,在法律限定的边界以内,每人都拼命主张自己的利益,才是正常的社会状态。闲着没事吃完了卤煮忧国忧民的,固然值得表扬,实在没有必要刻意追求。

回到李某事件,在此结论下,每个人的嘴巴为什么比屁股更极端,从而愤青辈出,也就很清楚了

我们手贱再推演一步,比方说某人现在在创业,支持李某;过两天公司倒闭去打工了,又遇上这样的事,他会支持谁呢?既然今天的观察一致性如此之高,我相信那时也不会有根本不同,也就是说——他十有八九会倒戈成了挺华派。

这不就是人人口诛笔伐的“双重标准”么?确实如此,不过成年人也理应如此。因此,我们才会看到上至国际争端、下至网络骂战,每位下场选手都在大喷对手双标的同时,自己用生命践行着双标。对此,帕麦斯顿说:“没有永远的朋友,只有永远的利益”,这是对社会博弈最真诚的总结了。

诚然,历史上也有些圣贤,是先天下之忧而忧的。我认为,这其中有两类人,需要分别讨论。

一、能够掌控博弈局面的人,当然不需要采取上面的策略。结果他都控制了,嘴上也就用不着贪便宜了!因此,所谓胸怀,是以权力为基础的。一介屌丝也要胸怀天下,不过是小学没毕业就打算证明哥德巴赫猜想一样的民科精神。

二、很多圣贤只是上面那类人树立的模特,为的是引导民众放弃博弈。不过,从史籍中看劳模,正如在网上看美女,连性别都不一定准确。而且,没来得及露出尾巴的也不少。所以才有诗云:“周公恐惧流言日,王莽谦恭下士时,假使当时身便死,一生功过有谁知?”

不管你喜不喜欢,从逻辑和实证的角度来看,社会恐怕就是如此。在舆论和行为可以影响社会决策的博弈中,每个理性人都极有可能变成愤青。于是,我们有如下的三大规律:1. 屁股决定脑袋。2. 嘴巴比屁股更极端。3. 双标是社会常态。

公元前44年3月15日,14名眷恋罗马衰落的共和体制,对独裁咬牙切齿的元老院议员,用最极端的方式表达了立场——他们暗藏兵刃,乱刀砍死了毫无警备的恺撒大帝。然而,在对手倒下去的那一刻,他们也与恺撒的拥护者一样,顿时茫然失措,不知路在何方,纷纷死走逃亡。

也许,这些两千年前的愤青鼻祖,也与今天面对公众事件的后辈们一样,内心远比嘴巴更柔软,只是陷入了无奈的囚徒困境罢了。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计算广告(ID:Comp_Ad),作者: 北冥乘海生

本文为转载,版权属各作者 并已注明作者。【湾区盒子BAYBOX】

户籍之墙土崩瓦解,然后呢?

曾几何时,户籍宛如一堵无形的高墙,横亘在城乡、地区与人群之间,难以逾越。眼下,这堵超过60岁的高墙已然到了土崩瓦解之时,“零门槛”落户不再是遥不可及的梦想,而各个城市也正以前所未有的开放姿态,张开双臂欢迎着几乎所有人的到来。而刚刚发布的户籍新政,强调的正是“城区常住人口”。2其实,早在2017年6月,户籍之墙的逐渐土崩瓦解就已显露端倪。户籍改革,户籍,城市常住人口,户籍人口,城市规模,经济,人口红利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