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玉兰奖启动征集,“网剧”也能参选?

白玉兰奖启动征集,“网剧”也能参选?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网视互联(ID:wxs360),原标题:《别天真了,不是所有“网剧”都能参评白玉兰奖》,作者:赵天成,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12月16日,第26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全面启动节目征集。跟往年相比,本届白玉兰奖最大的变化就是,将“重点视频网站首播电视剧”纳入了评奖范围。 “

如何克服原生家庭的影响
偶像噤声才是最可悲的
病毒和细菌竟有这么多不同?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网视互联(ID:wxs360),原标题:《别天真了,不是所有“网剧”都能参评白玉兰奖》,作者:赵天成,题图来自:视觉中国

12月16日,第26届上海电视节白玉兰奖全面启动节目征集。跟往年相比,本届白玉兰奖最大的变化就是,将“重点视频网站首播电视剧”纳入了评奖范围。

“重点视频网站首播电视剧”也被解读成了“网剧”,“网剧可以参评白玉兰奖”的消息不胫而走,行业内外一片欢腾。

如果消息属实,自然值得庆贺,毕竟这是“网剧”第一次被纳入国家级奖项评选体系。

然而,曾参与过白玉兰奖筹备工作的某资深编剧告诉网视互联,“并不是所有的网剧都可以参评白玉兰奖,白玉兰奖的参评对象本质上还是正规的电视剧,只是增加了网络渠道而已。”

白玉兰奖启动征集,“网剧”也能参选?插图

白玉兰奖并未向所有“网剧”开放

作为跟飞天奖、金鹰奖齐名的中国三大电视奖项之一,白玉兰奖由国家广播电视总局、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和上海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是中国第一个,也是三大奖项中唯一一个国际性电视节目评奖,重要程度可想而知。

网视互联了解到,在过去,白玉兰奖的征集范围是:在全国卫星频道首播的剧目(含港澳台地区)

白玉兰奖启动征集,“网剧”也能参选?插图(1)

第25届白玉兰奖征集启事截图

而2020年第26届白玉兰奖的征集范围则改成了:2019年4月1日至2020年3月31日期间在中国(含港澳台地区)卫星频道播出的电视剧或重点视频网站首播电视剧。

很显然,评选范围增加了“重点视频网站首播电视剧”。但要注意,不管是卫星频道播出,还是重点视频网站首播,评选对象都是“电视剧”。

也就是说,只有那部分取得《电视剧发行许可证》的网剧才可以参评,而真正的“网剧”,依然被挡在门外。

比如,最近热播的《庆余年》,虽然在爱奇艺和腾讯首播,但取得了《电视剧发行许可证》,属于网络首发的电视剧,可以参评新一届白玉兰奖。

白玉兰奖启动征集,“网剧”也能参选?插图(2)

而像《陈情令》,通过“重点网络影视剧信息备案系统”作为“网络剧”类目进行备案,拿到了“上线备案号”,但并不是正规的“电视剧”,而是属于网络首发的纯网剧,并不能参加新一届白玉兰奖评选。

白玉兰奖启动征集,“网剧”也能参选?插图(3)

虽然通过网络首发的电视剧越来越多,但不得不承认,取得“上线备案号”《陈情令》们,才是“网络剧”里的大多数。

特朗普遭美国众议院弹劾,真能弹掉吗?

特朗普成为美国历史上第三位遭众议院弹劾的总统。众议院司法委员会表决通过弹劾总统条款,将弹劾案交给众议院全院。1868年2月,美国众议院以126票对47票通过“违反官吏任职法和阴谋策划反革命武装叛乱”等11项弹劾条款,向参议院提出弹劾约翰逊。因此参议院宣判克林顿无罪,克林顿逃过一劫。特朗普,美国总统,美国,众议院,莱温斯基,克林顿和莱温斯基,美国参议院,民主党

湾区盒子BAYBOX——关注全球科技创新,助力中国湾区发展

比如,《全职高手》《天机十二宫》《心灵法医》《反骗天下》《从前有座灵剑山》等都属于网剧,而不是网络首播的电视剧。

白玉兰奖启动征集,“网剧”也能参选?插图(4)

白玉兰奖终究还是电视剧奖,此次扩大评选范围,跟网络有关,但跟网剧无关。

有多少网剧,被白玉兰奖抛弃?

或许因为《如懿传》《庆余年》《海上牧云记》这种选择网络首播的大剧实在太多,以至于很多人已经忘记了真正的“网剧”。

什么是“网剧”?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等重点视频网站都给出了各自的准入标准,除了“单集不少于12集”的统一标准外,爱奇艺要求“每集不少于20分钟”,优酷要求“每集不少于30分钟”,腾讯视频要求“正片时长20分钟以上,45分钟以内为宜”。

白玉兰奖启动征集,“网剧”也能参选?插图(5)

2019年2月,针对网络视听节目的“重点网络影视剧信息备案系统”上线,网络剧、网络电影、网络动画片实行了片方自主备案。

据统计,截至11月31日,广电总局“重点网络影视剧备案系统”通过规划备案的网络剧已经高达803部15023集,其中取得上线备案号的网剧有74部。这里面还不包括由视频平台在“网络剧、微电影等网络视听节目信息备案系统”备案的网剧。

白玉兰奖启动征集,“网剧”也能参选?插图(6)

“重点网络影视剧备案系统”截图

这些才是真正的网络剧,在广电总局“重点网络影视剧备案系统”的类别也被明确标为“网络剧”,但是,网络首播的电视剧可以参评白玉兰奖,而这些真正的网络剧却被屏蔽在外,没有参赛资格。

可见,网剧依然是被歧视的存在。

说到底,白玉兰奖虽然打破了媒体介质的限制,但并未打破对“网剧”的偏见。

相比之下,网文被国家级奖项认可,就比网剧幸运得多。

早在2011年,网文就已经可以参评矛盾文学奖,甚至还专门增设“茅盾文学新人奖”和“茅盾文学新人奖网络文学新人奖”,表彰网络文学新秀。

如今的网剧,早已一改以往“粗制滥造”的固有印象,不管是审核标准还是市场影响力都跟电视剧一般无二,网生内容的价值不断被挖掘、被认可,其中不乏精品力作,也有越来越多的片方响应广电总局号召,在追求经济效益的同时,越来越注重社会效益和社会主义价值观。

可是为什么主流的国家级电视剧奖项,却不愿意递给“网剧”一张参赛的门票,开放网剧参赛的资格呢,哪怕只是陪跑。

能不能获奖其实不重要,但能不能参与,很重要。

文章来自微信公众号:网视互联(ID:wxs360),作者:赵天成

本文为转载,版权属各作者 并已注明作者。【湾区盒子BAYBOX】

日本动画这一年:来自中国的收入减少,年产值增长不足1%

但在2018年,来自海外市场的收入趋于停滞,日本动画产业或将迎来又一个“不景气的时代”。日本动画协会发布的《动画产业报告2019》,释出了这些信息。近年来,日本向海外售出动画节目的网络播放权产生了巨大的交易额。来自中国的收入减少,日本国内市场有缩小倾向的动画产业面临着巨大的危机。在日本动画业界市场中,电视、海外市场、商品化、电影的市场份额最大,也是其市场支柱。动画,日本,动漫,日本动漫

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