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遣返如何将首席信息官从不断增加的成本中解脱出来

云遣返如何将首席信息官从不断增加的成本中解脱出来

公共云提供了更好的业务敏捷性的潜力,但是卸载关键计算资源则是其不利的一面。一些IT领导者表示,在公共云中运行某些应用程序的成本比内部部署数据中心运行这些程序的成本还要多,从而导致他们重新考虑自己的战略,以将这些应用程序重新部署到其数据中心。 这是存储供应商希捷公司首席信息官Ravi Naik得

容器编排工具怎么选?
为什么云遣返很大程度是一厢情愿的想法
数据泄露频发促使云计算安全工具大幅增长

公共云提供了更好的业务敏捷性的潜力,但是卸载关键计算资源则是其不利的一面。一些IT领导者表示,在公共云中运行某些应用程序的成本比内部部署数据中心运行这些程序的成本还要多,从而导致他们重新考虑自己的战略,以将这些应用程序重新部署到其数据中心。

云遣返如何将首席信息官从不断增加的成本中解脱出来插图

这是存储供应商希捷公司首席信息官Ravi Naik得到的教训。Naik在将该公司的业务迁移到AWS云平台时很快意识到了业务应用弹性计算的好处,这是希捷公司将其四个数据中心整合为一个数据中心的全球计划的一部分。但是当Naik意识到,希捷公司生成的大量数据以及传输数据所需高带宽的成本要比在内部部署数据中心中运行该系统高得多,Naik为此从AWS云平台遣返了一个大数据系统。

Naik说:“计算通常是按需支付费用,因此非常适合采用具有弹性的云平台。但存储业务成本每秒都在增加。”

云平台向内部部署数据中心的遣返

尽管公共云使用量有所增长,但云遣返的现象却越来越普遍。调研机构IDC公司调查表明,85%的IT经理表示,他们正在将其工作负载从公共云环境遣返到数据中心。

IDC公司分析师Sriram Subramanian表示,大多数企业最初将业务应用程序从内部部署系统“提升并转移”到公共云环境。在更多云迁移案例的鼓舞下,一些企业尝试使应用程序现代化,使其成为云原生,其中包括对其进行重构并将其打包到微服务、软件容器和其他新构造中。

Subramanian表示,这通常是在现代化阶段,首席信息官在优化工作负载以实现成本效益的方式运行时遇到麻烦,而不是试图将其遣返。他将资源整合、总体拥有成本(TCO)和数据安全问题列为云遣返的三大原因。Subramanian说,“这并不意味着采用云平台是昂贵的,这意味着一些公司没有利用最佳迁移路径来处理该工作负载。”

对于希捷公司而言,总体拥有成本(TCO)是最终遣返到其Hadoop数据湖的主要因素。

该公司提供消费者级存储设备和企业级存储系统,每天在其工厂中生成30 TB的参数数据。Naik说,尽管希捷公司仅将部分数据输入到其数据湖中,但该公司在三大洲的七家工厂之间传输数据的费用每年可能高达数百万美元。此外,通过全球互联网传输大量的数据需要几天的时间。这两个限制迫使希捷公司过滤数据,达到其所需的最低限度。

遣返数据湖

从阿里云、腾讯云,看中国公有云市场竞争格局

在撰写本文时,我曾不下三次有过放弃的念头,原因就在于云计算的多家分析机构中,关于市场份额表述有着相当大的差别,单一引用一方数据很难得出精准的市场判断。云计算,阿里云,腾讯云

湾区盒子BAYBOX_科技资讯,产业资本,圈内热点,深度文章

在重新评估了其云计算策略并从运行AWS云平台中学到了很多东西之后,希捷公司使用云原生工具和架构改进了其分析解决方案。不久之后,该公司IT团队意识到优化的架构和云计算工具将使其能够在公共云之外运行一个更高效的生态系统。因此,它将数据池遣返回内部部署数据中心,将其移动到希捷公司部署在私有云中的存储设施中。Naik说,希捷公司如今在全球范围内传送大型数据集的成本只是在全球互联网上传送数据集成本的一小部分,同时将提取时间从几周减少到72小时。

Naik说:“我们的大数据生态系统的遣返以及使用高速网络和云计算架构的物理数据移动,使我们能够提取所有参数数据,并以公共云的一小部分成本为工程和运营团队提供更丰富的数据分析体验。”

此举帮助希捷公司减少了多达25%的支出。希捷公司目前运营着一个混合环境,其中包括AWS、Azure云平台和内部部署数据中心。

大量的云警告

由于担心成本上升会加速云遣返,一些企业将工作负载转移到公共云将会更加谨慎。

ApolloMD公司是一家专门为医院提供服务的公司,该公司首席信息官AnthonyMascitti说,只选择与技术和业务需求相匹配的云计算服务。它通过AWS云平台上托管的云计算软件,使用PowerBI等SaaS应用程序实现数据可视化,并使用Adaptive Insights进行财务分析。

ApolloMD公司仍在其自己的数据中心内运营数据挖掘和仓储业务,但是IT部门希望为员工和合作伙伴提供更多的自助服务功能,其中可能包括云计算服务。Mascitti说:“我的方法是从业务需求和价值主张开始。”

Naik表示,对于希捷公司决定缩减其大数据业务的决定,这是向公共云迁移教训的一部分。这并不是唯一的障碍,因为变更管理带来了另一个挑战。

为了准备迁移到云平台,Naik与人力资源部门的员工创建了一个IT培训小组,以帮助交流下一步的工作。该小组帮助员工参加了Udemy提供的在线培训课程,Naik还派遣工作人员参加AWS Loft会议以在云平台中进行重构。他说,“这是一个重大的游戏规则改变者。”

首席信息官还必须警惕供应商锁定,因为大多数云计算供应商希望客户采用其更多的云计算服务。例如,使用数据仓库服务的客户可能会发现,使用同一供应商的分析和机器学习更容易。但是,首席信息官对单一平台承诺的数据和资源越多,就越难提取他们的数据。首席信息官希望在工作负载的运行位置和方式上有更多的选择性和灵活性。

Naik预计,客户对于云计算供应商锁定保持警惕,最终将促进真正的多云环境。在这种环境中,企业可以将计算与存储分离,并在不同供应商的云平台和内部部署系统之间迁移全部或部分工作负载。Naik说,“云计算提供商将会解决这个问题。”

【责任编辑:赵宁宁 —-】

点赞
0本文为转载,版权属各作者 并已注明作者。【湾区盒子BAYBOX】

数据泄露频发促使云计算安全工具大幅增长

安全漏洞问题已经让越来越多的组织对新兴安全软件很感兴趣。例如,云安全状态管理(CSPM)技术可以对云计算环境进行搜索,并向企业员工发出有关配置问题和合规风险的警报,其中大部分问题是人为错误。数据泄露,云安全,云计算

0